轉系土木工程 余世欽:人生最正確決定

余世欽

金門建築執行董事

1978土木工程文憑畢業生


那些年,香港只有3間專上學院有土木工程系,浸會是其中一間。隨著本港基建起飛,當年土木工程前景一片明朗,學位搶手,不少學生中途轉系入讀,余世欽便是其中一人,亦成為他人生中一個正確決定。始後逾40年,他一直在建造業打滾,兼任多個公職,香港不少基建均有份參與,能自豪對著子女說:「呢啲爸爸都有份起架」。

余世欽原本入讀浸會數學系,讀了兩年,決定轉系,即使較原定遲一年畢業亦無悔,「嗰時(數學系)出嚟,大部份都係教書,對我嚟講好乏味」。眼見土木工程系有屬於自己的實驗室,系內同學凝聚力強,他亦希望自己成為一份子,回望當年轉系決定,「係非常之正確」。

他說,土木工程系的知識較為生動,「好似土力學方面,泥土嘅變化、有水無水、有好大差別,好多元化,要思考要用腦解決,興趣會大咗」,又形容系內的人,都比較不拘小節,「我哋班有兩隊足球隊互鬥,係好多樂趣」;師生之間亦打成一片,下課走出實驗室便是球場,便齊齊打籃球,「佢哋(老師)都有技術架」。

土木工程系於1985年遭殺系,他坦言非常可惜,指其他專上學院土木工程系的畢業生,大多會走入政府做公務員或從事顧問工作,惟浸會畢業生大部份卻是進入承建商任職,是實打實擁有地盤經驗的土木工程師,「係落手落腳,『紅褲子』出身」。

建造業工時頗長,「以前環保條例冇咁嚴,星期日都開得工,公眾假期又開得工,朝8晚6就固定架喇,好多時都要OT(加班)」,失去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由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填補,「我啲細路仔細個時,會話畀佢聽,呢個爸爸做架,好有滿足感,好開心嘅」。不過,這位爸爸卻不想子女走自己的舊路,「我同我啲仔女講,千祈唔好揀Civil(土木工程),因為真係好辛苦,揀其他專業喇」。

90年代東涌新市鎮填海工程 需要另開航道往返

在建造業多年,余世欽歷任不少公職,曾擔任建造業議會委員、建造業訓練委員會主席,現時則為香港建造學院管理委員會委員,見盡業界變化。他指出,每個工程都有其挑戰性,「都係樂趣嚟,要解決問題先做到」。他是填海專家,90年代東涌填海發展新市鎮、赤鱲角機場填海工程等都參與其中,並憶述當年到東涌地盤開工,未有陸路需另開航道,每日由荃灣或屯門坐船往返。

時代變遷,即使是填海工程,現時亦有新技術取替,以往填海要在海裡挖掘淤泥,近年採用的「深層水泥拌合法(Deep Cement Mixing)」,可將泥漿灌入海中去,較以往環保;建造業亦由師徒制,改為有系統的培訓。不過,余承認,以往土木工程較少畢業生,競爭少自然機遇較多,「要成為一個比較上成功嘅人係容易,而家機會係好多,但爭嘅人又好多,所以成功嘅機會又少咗」。

雖然如此,他認為態度才是成功關鍵,並以打高爾夫球的跟隨動作為比喻,「一定要follow through(貫徹到底)先會打得好波,要做好件事,要做完件事,千祈唔好話做緊,呢個唔係正確嘅態度」。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