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拉磚仔到走入官場

孫家雄

澳門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前理事長

1978土木工程文憑畢業生


理︰香港浸會大學理學院
孫:孫家雄

 

理:你本身來自澳門,為何來港念理學院土木工程系?當時感覺如何?

我中四來港轉學,畢業後想過台灣升學,但兩個家姐台灣回流均難求職,考慮到將來就業就選了浸會。人人都說「浸會是中學生活的延續」,不過我要自己照顧自己,所以仍算過著大學生活。其實來港讀書壓力很大,1974年學校將學費由幾百加至幾千元,我都有參加示威遊行,時任謝志偉校長還在校門送學生出去抗議呢。

 

理:念土木工程系的挑戰是甚麼?

好刻苦!我以前住西營盤,當年未有地鐵,我回家要由九龍塘轉車去旺角,再轉車去紅隧,再轉車回西環。很多時早上9點有課,中間無課堂,學生要在校等到晚上6點才有課,至晚上9時落堂,我到家已經10點,有次做冬放學太夜,連燒味飯也買不到。不過因為常常留在校內,師兄弟相處日久十分齊心;課餘又一起玩,以前拔河有我參與,一定攞冠軍㗎!還有一件趣事,當年教科書好貴,有個地方我們偷偷把台灣書翻印給同學用,後來貪心想學系有收入,於是賣給港大學生用,結果「揚咗」被警察上門搜104室,嚇到大家不敢再印。

 

理:學院的培訓怎樣成就你的人生?你後來怎樣加入政府團隊?

邏輯思維訓練讓我學懂如何做報告、有層次有系統地工作,這些軟技巧幫助我畢業後適應在英國深造的生活。我念完博士回流香港,遇上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景不明朗就業困難,我便回澳門幫補家計。機緣巧合考入政府,負責奠基澳門建築業職安健,每日搭船去香港借鑑勞工處的職安模型,此後輾轉在不同部門工作逾30年,退休前在類似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的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

 

後來浸會於1985年停辦土木工程系,你有何感受?

當然好失落,將來說我們由浸會土木工程系出身,人家或譏笑「你吹水啦」,猶如後繼無人。土木工程系在浸會算很成功,學生「拉磚仔」幫到學校賺錢。不過想深一層,浸會要不要其他投資?你完全只靠教會支持,如何發展?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如果殺土木工程令到其他四、五個學系受益,又有何不可?多得校方解說我們才能釋懷。

 

理:理學院成立60周年,適逢你退休,回顧過去,對即將投身社會的同學有何寄語?

我做過好多份工與我讀建築學結構完全拉不上關係。到今時今日我對後輩仍是同一番說話,你不必介意將來做甚麼工作,不要一味好高騖遠,有心就事成,毋須堅持「讀嗰樣做嗰樣」,尤其是後疫情時代。你願意騎牛搵馬,不但有收入,在工作過程中待人接物、接觸不同行業的處理方法,你都在裝備自己,時機合適便可進入心儀行業。讀書是教你一種學習方法,增加你某種專業知識,最大得著是教你解難能力,自己找出問題和解決方法。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