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物理到經濟  不斷學習解構人類世界

夏凡

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高級經濟學家

2006應用物理學理學士(榮譽)畢業生


理︰香港浸會大學理學院
夏︰夏凡

 

理:你是如何與浸會大學理學院結緣?

夏:我進浸大物理系算是機緣巧合。高考時我考上南京大學,當時知道內地學生可以申請香港賽馬會內地優秀學生獎學金來港讀書,我便馬上申請並成功考上浸大,結果便來了。現在回看,我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好的決定,對我後來的人生機遇與改變有很大得著。

 

理:你為何會由唸物理學轉跑道當經濟學家?

夏:浸大畢業後,我到美國紐約深造生物物理學(Biophysics),對該範疇的興趣是源於在浸大做本科畢業專題研究時,跟隨湯雷翰教授做相關研究。當時我的男友,也是現在的丈夫,他也在浸大唸書,畢業後他決定去加州深造,於是我也跟他過去,於同校攻讀物理學碩士學位,那時為了興趣更修讀經濟相關的學科。當時我一方面覺得經濟學很有意思,另一方面發現自己喜歡生物物理學的理論多於做實驗, 於是決定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漸漸也走上了現在的路。其實很多唸物理學時學到的分析和思考技巧,對我後來的工作有很大幫助。

 

理:兩個學系的知識層面如何融會貫通?

夏:我認為物理是研究自然萬物的關係;經濟則是研究人和人的關係,兩者都是研究在複雜的系統內,如何簡化和量化地描述世界,這點讓我非常興奮。人類的世界十分複雜,物理系的老師卻能以量化的方式去解釋生物系統的關係;經濟學也一樣,用同一種概念證明一個貨幣、經濟體系是如何有效運作。

 

湯雷翰教授以至理學院如何影響你的學習?

夏:我在湯教授的教導下獲益良多,他不會硬塞知識,反而會帶領我們從宏觀的畫面,自行組織理論框架。跟湯教授學習讓我很早便有機會接觸研究,是非常難得的經驗。還有謝國偉教授、張迺豪教授和蘇樹江教授,他們三位都是很了不起的老師。理學院的老師不會直接告訴你答案,他們會給予時間讓學生思考,引導你自行尋找答案。我們看課本不是為了尋找答案,反而是想清楚要解決的問題、怎樣接近問題核心、如何搭建出框架,幫助人理解世界,我也由此學懂如何學習。

 

理:能否介紹你現時的工作?

夏:我在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任職高級經濟學家,我們機構是bank of the central banks,我所在的部門會定期組織各國央行會議討論當下最關心的經濟和貨幣政策問題。我的工作讓我很有幸的參與到這些討論中。另一方面,我也會去探索自己喜歡的研究課題發表在學術雜誌上。例如之前與合作者創造出一套新指標,當美國聯儲局基準利率降至零或更低時,可以量度美聯儲政策傾向更寬鬆或緊縮。這個指標現在被學術界,政策機構和業界廣泛引用。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能做到自己喜歡的事,對社會有貢獻,算是已達成我最初的夢想。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